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我用平常跟朋友聊天的方式來做這個採訪,但限定一個時間點,在這之前抓出重點。人與人的對話,總能打開最大的經驗值,而且產生不同的提問和互動。

你覺得美學的差異在哪裡呢?就像路邊的招牌不只字醜,連顏色都醜。如果使以前保留日本漢字系統的,會發現字非常美很好看;但後來的就滿醜的。

而且不只字醜,連顏色都很醜。我覺得還是教育斷層的問題,就像《福爾摩沙的呼喚》裡有提到,不只是文化,連學校教育系統都沒辦法銜接上。過度來台的系統素質太差,造成斷層,糟糕的是,久了台灣人也習慣了。

結合時代的日常,延續創作生命!──與插畫家氫酸鉀對談(二)

日本有個很好的文化遺產,從浮世繪來的,也就是漫畫。雖然只是線條單色 2D,那是文化遺產的脈絡是這樣下來的。

其實當權者有無遠見,從一些小地方就可看出來。為何會發展出英國 BBC 頻道或者知識性為主的 Discovery?因為英國是工業國家,老百姓是工人,工作回家後非常疲倦,沒有心思再去讀書了,於是政府會鼓勵媒體去拍寓教於樂,有知識性的節目,最後衍生出現在這樣豐厚的文化結構。所以觀察政府對民眾有沒有心,從這些基礎的耕耘就可以得知。日本戰後如宮崎駿這些人,有感於戰後大多數人很貧窮,小孩子買不起漫畫與書,但又希望小孩子能吸收到世界名著,所以就拍攝卡通。我們小時候看的世界名著如《湯姆歷險記》、《靈犬萊西》這些日本拍攝的卡通,都是規畫出來的,希望讓他們看完之後也讀完一部世界名著了。吳念真也有提到以前陳一明廣播劇,將世界名著全部改編在地化,無形中培育了他們。

你剛才有提到現在的遊戲幾乎都是武俠或是三國,如果是你自己設定的遊戲,會希望走比較科幻的風格嗎?

日本與歐美,真正高竿的人都寫科幻小說與推理小說。在台灣是大家都寫武俠小說與言情小說,比如總裁系列。這類小說最好寫,不需要邏輯,只要設定好故事主軸就可以。最早在我看到川口開治《次元艦隊》時,對我來說很震撼,一個漫畫家可以畫出這樣的東西,然而台灣的架構就都是那樣。我那個年代打開電視只有三台,只有中國民間故事可以看,光土地公土地婆的故事可以演一百多集,浸淫這樣環境長大的小孩當然寫不出比較好的故事架構。所以台灣人到最後眼光狹隘,只能掰出武俠、三國那些。眼光狹隘與生活養成有很大的關係。台灣人不是不會讀書,只是侷限在考試上面,等到要跟產業結合,需要創造力與冒險精神時,就會發現很難與其他國家的競爭。

我覺得台灣最大的差別在組織力,單打獨鬥或許還可以,但組織一直是台灣的罩門。因為上面已經不管你了,變得比較分散;但日本因為有組織,所以即便現在在走下坡,還是處於領域的頂尖。

我不樂見看到日本漫畫變得如此,他們遇到的問題是閱讀人口越來越少,會變成像是美國,走英雄主義,比較簡單公式化的對抗。就像你說的,台灣各種人才都有,但無法擴及為產業文化,雖然有不錯的人才,但問題是沒有市場或環境。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