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黃子欽
我用平常跟朋友聊天的方式來做這個採訪,但限定一個時間點,在這之前抓出重點。人與人的對話,總能打開最大的經驗值,而且產生不同的提問和互動。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
攝影/蔡仁譯;作品提供/氫酸鉀

氫酸鉀的插畫像是在召喚日治時期的生活記憶工匠美學。他的畫中有當時阿公阿嬤的日式教育、時代歌曲、美術養成環境,仔細聽他談話,會發現他對於日治時期的台灣考究極深。他總說,現在的台灣與以前的台灣不同,有了一層斷層,無論是美學、文化上都無法順利銜接;但我感覺他是以自己的風格在盡力弭平這個差距,他將生硬的台灣文史結合了時下流行的生活物品(如 T 恤),讓屬於民間的部分重新走回民間,把分享的權力重新拉回到我們自己身上。

架構自己的時代,奪回文化權力!──與插畫家氰酸鉀對談(一)

挖掘新舊衝突的時代背景,從中汲取創作的養分

你的畫作像是架空的日治時代,當初怎麼會想創作這樣的畫面?

我的畫作可以分幾個部分,年輕的時候與許多創作者是一樣的,喜歡什麼就畫什麼;但是當有點年紀時,也就是大概三十多歲的時候,開始思考創作的本質。在台灣,創作者的創作可能跟自己的文化還有生活是沒有關連的,完全只取決於社會的流行性,或者是市場表面的需求;但是我並不想要如此。我對我創作有基本要求,必須是一系列的,而非單純喜歡畫什麼就是什麼。於是我也思考自己的創作主題該是什麼呢?主要是因為我從小在彰化的鄉下長大,我阿公阿嬷就是現在大家最流行說的「皇民」,小時候我們家過兩種年,一種是農曆舊年,一種是新曆年,阿嬤稱之為日本年。小時候我的生活經歷與感受,直接繼承自阿公阿嬤,所以是很多人沒接觸過的,這也形成了我的創作風格。

你在彰化待到多大?

大概是幼稚園到國小一、二年級,直到我在中船工作的爸爸從基隆調到高雄去,我們全家就跟著搬去高雄了;大約國小、國中畢業又回到彰化。不過,高雄對我也是很深的體驗,尤其是我住小港,小港算是工業重鎮,那邊很多移民村,我們的學校校舍與周邊都沒有人住,但規畫得井然有序,每排每排都是日式房舍。我們家住在中船的社區,要去學校都會經過這些空屋。在我小時候的印象裡,高雄很多日式宿舍,與現在印象中的台灣不太一樣;經濟發展沒有那麼快速時,建築保留的反而比較完整。創作就像寫論文,端看你能否提出新的觀點,而因為古早時期的台灣較少人接觸,反而能成為新的東西。而且,當我年紀大一點時,有去尋找為何會有這些東西,我們這代的好處是網路崛起,資訊取得相對容易,不像以前那個年代一定要靠閱讀書籍。透過網路能找到的東西會越來越多,真相越來越明確。長大的探詢加上小時候的印象,都讓我有動力以此為主題創作。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