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傷疤是無盡的勞動。清潔女工、急診室護士、家務及其他藍領工作留下的。 傷疤也是32歲三段婚姻、四個孩子、為戒除酒癮痛苦掙扎,美、墨兩地四處遷徙飄流,一道道刻畫下的。 露西亞·柏林一直要到2015年,她逝世11年後出版了《清潔女工手記》選集才真正聲名大躁,與約翰·齊佛、理查.葉慈並列短篇小說名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