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爾蓋曼:釋放惡魔,是我所知寫作最好的理由

文/尼爾.蓋曼;譯/林嘉倫 寫作就是在夢中飛翔。 當你記得,當你有能力,當你文思泉湧。 一切便如此簡單。 ──作者筆記,一九九二年二月 他們用的是鏡子,這當然是老生常談了,卻千真萬確。自一百多年前開始,當維多利亞時代的人大量製造出清晰可靠的鏡子後,魔術師就不斷運用鏡子,而且鏡子通常會以四十五度角擺放…

【經典也青春】然而有怪獸的地方就有奇蹟 ——鄭宇庭談尼爾.蓋曼的《煙與鏡》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對我這樣一個非常晚到的(年老的)奇幻文學讀者而言,這句尼爾.蓋曼用在短篇小說集《煙與鏡》卷頭語的文字——「然而有怪獸的地方就有奇蹟」,不啻是再適當不過的感想了。 與勒瑰恩極度不同的男性觀點,充斥著大量的雄性力量,在暗黑處、情色處、暴力處,令人有遭到巨礮轟…

【冷冷連假,最適合躲在被窩看小說-2】新手書店推薦:六部比跨年更精彩的故事

2014年只剩最後幾個小時,到底有沒有比跨年夜人擠人更刺激的計畫,連假就讓故事來拜訪自己吧!〈Readmoo閱讀‧最前線〉的連假閱讀提案第二彈,就由新手書店店主鄭宇庭,為大家推薦比跨年更精彩的小說,包括《大河盡頭》《魔是魔法的魔》《煙與鏡》《易碎物》《女人》《作家日常》,一起來看看這些故事到底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