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到年底,我都會開始期待除夕圍爐的那鍋燉鴨

文/李筱涵 每到年底,我都會開始期待除夕圍爐的那鍋燉鴨。 在剛升中學的那個過年,才曉得那個味道早已不可逆的,隨奶奶消失在火葬場。 當然,家裡圍爐還是會煮這道菜的,和奶奶相處最多時日的二伯,也順著口舌記憶,如法炮製出「奶奶的燉鴨」。一隻全鴨、白果、蠔乾、乾香菇、髮菜,最重要的是,鮮甜的大白菜;在炆火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