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唐諾 (節錄自《別無選擇的賊》導讀) 如果說「往相反方向想」屬於相當程度的人性必然,那也必然會體現於犯罪推理的廣漠宇宙之中。也就是說,寫破案偵探的人既然那麼多,那就一定有人倒行逆施寫犯案做奸的賊。 完整文章
文/約翰.道格拉斯、馬克.歐爾薛克 假設自己是獵人。 這是我必須做的事。想想看有這樣一部大自然電影:非洲塞倫吉提(Serengeti)平原上,一頭獅子看到水池邊有一大群羚羊。我們從獅子的眼神可以看出:牠正鎖定幾千隻羚羊中的一隻。牠已經訓練自己能夠感覺出獵物的弱點、致命處,就是這些微差異使那隻被選中的羚羊成為最可能的倒楣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