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大衛‧勒‧布雷頓;譯/粘耿嘉 在獨自漫步時,即便只是幾個小時的時間,都會銳化我們對於這世界的感受,並使我們的意識與行動獲得自由。此刻,沒有任何事能阻攔我們心緒的奔馳與浪遊。觀看,就只是單純的觀看,一如時間的流動、思維的運作也都只與它自身有關,無涉其他。 完整文章
文/文化評論家 詹偉雄 字和人、吊索和纜索,全都置身壓力之下。有些斷了、碎了、被丟棄了。其它的則留存下來——那些值得留在手邊使用。 ——羅伯特・麥克法倫,《故道》,頁一三九~一四〇 這裡說的,是一則就時間與空間上來說,都極其遙遠的故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