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讀《西頓動物記》,我仍不自禁地嚮往野馬溜蹄的自由野性,仍為狼王羅伯的逝去哀傷⋯⋯

文╱吳明益(國立東華大學華文系教授) 再讀新譯的《西頓動物記》,我已不是那個對動物學一竅不通,只被圖畫裡的人格化動物所吸引的年輕人了。然而,看著西頓那些精細、具戲劇性的手繪時,更讓我驚訝的是,西頓的文字讓人「與動物同感」的魅力竟然還在。 我仍不自禁地嚮往野馬溜蹄的自由野性,仍為狼王羅伯的逝去哀傷,為…

倡言環保的書籍,本身是不是很不環保啊?

編譯/暮琳 類對周遭環境的影響力,在工業時代後邁入史無前例的境界,日益嚴重的汙染促使英國在1863年通過第一部大型現代環境法案。環保的歷史就此開始,人類文明與環境保護的拉鋸從此成為不得不正視的難題。 環保戰場可以遠在天邊、在財團利益與深山林木之間上演,也可以在尋常人日常生活的各種環節裡出現,不僅限於…

我決定認真和小學生討論「瑞秋.卡森為什麼不結婚?」

文/翁麗淑 在我擔任閱讀專任老師的學年,我設計了一個「閱讀傳記」的單元。介紹傳記可能的結構形式內容後,我用四本繪本介紹四個重要的女人,其中,瑞秋.卡森是年代最靠近我們的科學家。有學生注意到傳記裡沒有提到她的婚姻,問我:「瑞秋.卡森是不是沒有結婚?」 面對學生對「沒有結婚」這件事的提問,一開始我確實是…

詩意與科學知識深入並存,成為後世自然寫作的標竿

這是春季的最後一次大潮。薄薄的新月帶來潮水,一遍一遍舔舐岸邊沙丘上的海燕麥。靈巧一族來到峽灣與海間,一片長條形的離岸沙洲上。牠們是從渡冬的尤卡坦(Yucatan,墨西哥東南部)海濱,一路北飛而來。到六月,太陽把沙地曬得暖暖的,牠們會在島上或沙洲上產卵,孵出毛色淡黃的幼雛。但現在,經過長程飛行,牠們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