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明益(國立東華大學華文系教授) 再讀新譯的《西頓動物記》,我已不是那個對動物學一竅不通,只被圖畫裡的人格化動物所吸引的年輕人了。然而,看著西頓那些精細、具戲劇性的手繪時,更讓我驚訝的是,西頓的文字讓人「與動物同感」的魅力竟然還在。 完整文章
文/翁麗淑 在我擔任閱讀專任老師的學年,我設計了一個「閱讀傳記」的單元。介紹傳記可能的結構形式內容後,我用四本繪本介紹四個重要的女人,其中,瑞秋.卡森是年代最靠近我們的科學家。有學生注意到傳記裡沒有提到她的婚姻,問我:「瑞秋.卡森是不是沒有結婚?」 完整文章
這是春季的最後一次大潮。薄薄的新月帶來潮水,一遍一遍舔舐岸邊沙丘上的海燕麥。靈巧一族來到峽灣與海間,一片長條形的離岸沙洲上。牠們是從渡冬的尤卡坦(Yucatan,墨西哥東南部)海濱,一路北飛而來。到六月,太陽把沙地曬得暖暖的,牠們會在島上或沙洲上產卵,孵出毛色淡黃的幼雛。但現在,經過長程飛行,牠們累了。白天,牠們在潮水退去的沙岸上休息;夜晚,則在峽灣與沼澤的上空迴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