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編譯/暮琳

類對周遭環境的影響力,在工業時代後邁入史無前例的境界,日益嚴重的汙染促使英國在1863年通過第一部大型現代環境法案。環保的歷史就此開始,人類文明與環境保護的拉鋸從此成為不得不正視的難題。

環保戰場可以遠在天邊、在財團利益與深山林木之間上演,也可以在尋常人日常生活的各種環節裡出現,不僅限於工業革命之後的發明物,工業革命前就存在的古老事物也不得不以環保的角度接受檢視與定位。例如近期頗獲關注的廟宇減香爭議,例如書籍印刷

閱讀是有益的,書是傳遞知識與宣揚理念的重要工具──包括宣揚環保議題。近年市面上除了宣導環保觀念的書籍外,也出現了生態文學(Nature Writing)類別。美國海洋生物學家瑞秋.卡森出版《寂靜的春天》,描述一個在殺蟲劑過量使用之後、鳥語及花香都消失的世界,引起美國大眾對農藥及環境汙染的高度關注。台灣也有劉克襄等生態文學作家們書寫自然、描繪生態、提倡環保。然而在談論環保的同時,作家與出版商也不得不面對的一項質疑:書籍印製本身可能是一種難以忽視的環境破壞

2017年BookExpo書展上,美洲五大龍頭出版社便捲入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和造紙商Resolute Forest Products的戰爭中。綠色和平曾對Resolute公司在加拿大北方森林的伐木行為提出抗議,Resolute則在2013年控告綠色和平誹謗及造成經濟損失反擊。綠色和平稱Resolute的行為為妨礙言論自由,聲稱對方試圖以這樣的手段壓制所有反對聲浪,更進一步在2017年的BookExpo上取得一個攤位,遞交連署給主辦方,呼籲各出版商協助捍衛言論自由並向Resolute施壓。

一向注重永續發展的Hachette Livre積極響應綠色和平,但綠色和平從五大出版社得到的回應普遍趨向中立。

HarperCollins澄清,從Resolute購入的紙都產於非爭議地區,出版社重視永續經營與環境保育,同時也支持各公司、團體的言論自由。Penguin Random House則提到要找到對環境負責的紙商十分困難,呼籲供應商應該重視自然生態與旗下員工的權力。

Resolute與綠色和平間的戰爭迫使出版社正視傳統書籍印刷可能對環境造成的傷害。為了能在傳遞知識的同時保護地球的未來,全球出版業者正不遺餘力地試圖綠化書籍。非營利組織Green Press Initiative於2001年創立,致力於促進出版業的環境保護意識,並敦促上百家出版社簽屬對環境負責的條約,以提高再生紙使用率與經森林管理委員會(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認證紙張的使用比例為目標。而美國的切爾西綠色出版社(Chelsea Green)也正在研究使用由剪草、大麻及其他植物製成的環保紙,以達到保護森林的目的。

除了控管紙張來源外,少量印刷與節省包裝也成為解套方法,電子書更提供將紙張使用降到最低的閱讀途徑。美國電子書出版社Publerati的創始人加勒.梅森(Caleb Mason)便建議大眾對一本書產生興趣時可以先讀電子書,若認為值得收藏再取得該書的實體本,如此一來便可減少紙張浪費。

電子書或許還不是閱讀價值與環境永續間的完美解決方案,但是文化與生態並不是可以二選一的情況。當沒有任何一方可以放棄時,我們只能不斷嘗試,在自然與人文之間找尋那個能夠締造和平,無限趨近於完美的平衡點。

資料來源:

Publisher WeeklyGreen Perss Initiative

環不環保,不是隨便說說:

  1. 獨立出版社的硬派社會實踐──用回收紙板做手工書!
  2. 世界地球日 始於美國校園環保運動
  3. 《寂靜的春天》 環保文學經典作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