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為小說家之前,她已是出色的詩人

文/瑪格麗特‧艾特伍 〈什麼都聽不到〉 從當權者嘴裡,最近 我們聽不到任何說法 如果你是肩膀或 保險庫,你何必說話 如果你頂著數據 當鋼盔,你何必說話 拳頭有很多式樣 拳頭知道自己的能耐 少了語言的麻煩 拳頭能抓牢,能砸碎 由下而上,內而外壓擠著 語言像牙膏一樣噴發 而語言,這擠壓出的 拳頭 是弱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