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羅伯特.圖姆斯、伊莎貝爾.圖姆斯;譯/馮奕達 法國與英國之間相互的看法(以法國人的角度來看,是法國與英格蘭之間),是一再重複、積累而成的。許多陳腔濫調都很古老:蝸牛、大蒜與青蛙腿在賀加斯的時代已經人盡皆知;法國人對英格蘭天氣、婦女與英人沉默寡言的看法亦然。 完整文章
文/羅伯特.圖姆斯、伊莎貝爾.圖姆斯;譯/馮奕達 七年戰爭期間,似乎能算是英語開始成為第一種世界語言的時間點,雖然法語在歐洲仍占據主導地位。伏爾泰沒有說錯:莎士比亞的語言並不優越於拉辛的語言。但語言的傳播不是憑藉文學、甚或是時尚,而是靠權力與金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