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卓惠珠(花媽) 兒子大一的時候,我問他:「開學後,中午在哪裡吃午餐?」 兒子不回答。 我又重新問:「是自己在教室吃,還是去資源班吃?」 兒子不回答。 我又再改變問法:「有多遠?」 兒子還是不回答。 我「以為兒子不肯回答」,所以我對兒子說:「我放棄問話了。」 (寂靜一分鐘。) 完整文章
文/卓惠珠(花媽) 兒子的成績單上有「人工智慧」這一科。我問他人工智慧是什麼內容,學些什麼。 兒子想了一下,說:「因為你對程式的理解膚淺,所以我沒辦法解釋。對不起,只能用膚淺,我不知道別的詞。」 我笑著回他:「你可以說,因為你對程式的理解『不夠』,所以我沒辦法解釋。你的『對不起』用得非常好,讓我可以了解你不是故意批評我。」 ASD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