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譯╱蘇文君 我在SKC表演《節奏五》那晚,波伊斯和其他許多人都是觀眾。我點燃了木屑,接著在星星的周圍走了幾圈。我剪下我的的手指甲和腳趾甲扔進火裡,接著拿了一把剪刀舉向我的髮絲──當時頭髮長度大概及肩──一把剪掉,再把頭髮扔進火裡。然後我就躺在裡頭的那顆星,照著那個形狀伸展四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