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念真 無論是在切肉絲、切魚皮,甚至是剁薑末、蒜末或者翻炒白菜的時候, 好像經常不自覺地模仿起已經過世多年的父親的「軀勢」, 即便場面差別很大,他在總鋪棚,而我所在的地方只不過是家裡的廚房。 陳玉勳的電影《總鋪師》熱烈上演的時候,幾個朋友看完都不約而同地打電話問我:「是不是因為你會煮白菜滷,所以裡頭的你就煮這一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