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湯馬斯.佛里曼(Thomas L. Friedman) 世界變平、變擠,帶動經濟發展、商業、築路、開採天然資源,造成過度捕撈和都市郊區蔓延,也迅速吞噬空地、珊瑚礁和熱帶森林,破壞生態系,占奪河川湖泊,更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把全球物種趕盡殺絕。 耶魯大學森林及環境研究學院院長史貝斯(James Gustave Speth)在《世界盡頭的橋梁》(The Bridge at the Edge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