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湯馬斯.佛里曼(Thomas L. Friedman)

世界變平、變擠,帶動經濟發展、商業、築路、開採天然資源,造成過度捕撈和都市郊區蔓延,也迅速吞噬空地、珊瑚礁和熱帶森林,破壞生態系,占奪河川湖泊,更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把全球物種趕盡殺絕。

耶魯大學森林及環境研究學院院長史貝斯(James Gustave Speth)在《世界盡頭的橋梁》(The Bridge at the Edge of the World)中寫道:「所有經濟進步帶來的物質享受,所有我們得以避免的病痛和窮困,所有人類文明輝煌燦爛的光榮,卻令自然界付出其大無比的代價和犧牲,這些都必須被視為是慘痛的損失。全球半數的熱帶和溫帶森林如今已不見蹤影,大型掠食性魚類估計也有90%已銷聲匿跡。⋯⋯珊瑚礁少了 20%,另有20%受到嚴重威脅。物種正以高出正常約一千倍的速度消失中。」

我可以舉很多事例來證明,隨著世界變熱、變平、變擠,人類已越過生物多樣性的平衡點(意思是:今後生命圈的歧異程度,只會降低不會升高)。對我來說,再明顯不過的徵兆,就是 2006年我們失去一個親戚。人類是大型哺乳類,幾十年來,人類的魔手首次迫使另一種大型哺乳類走上滅絕,那就是白鱀豚。白鱀豚又名長江豚,只生存於中國的長江,而世上只有幾種淡水豚。

白鱀豚的滅絕之所以象徵地球遺產遭到重大損失,在於牠是代表一個「屬」的唯一物種。現在,物種消失逐漸成為常態,每個物種滅絕都是悲劇。然而,「屬」代表演化出許多物種的潛力,失去一個屬,比失去一個物種大多了。我們不妨把生物多樣性想像成一株生命樹。一個物種滅絕,形同砍掉樹上的一根枝條。一個屬滅絕了,等於砍去一根可能生出許多枝條的大枝幹。白鱀豚代表一根大枝幹。

白鱀豚基金會(Baiji.org Foundation)2006年12月13日報導,經過搜尋,最後的結論是長江豚很可能已經滅絕。

在六週的遠征航行中,來自六國的科學家抱著一線希望在長江裡搜尋,卻一無所獲。他們分乘兩艘研究船,從三峽大壩附近的宜昌航至上海,進入長江三角洲,然後又回航,來回總共航行3,500公里。他們使用高性能光學儀器和水下傳聲器搜尋。基金會會長,也是共同籌組此次行動的弗魯格(August Pfluger)在武漢說:「我們可能錯過了一、兩頭沒發現。」即使如此,白鱀豚在長江裡也生機渺茫。他說:「我們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就是白鱀豚被判定已絕種。這是一個悲劇,是一大損失,不僅對中國,對全世界都是如此。」

英國的《衛報》於 2007年8月8日的後續報導中,也提到此事的歷史意義:

這種長江豚不久前仍列為瀕臨絕種動物,而且是最可能絕種的動物;專家密集調查牠的自然棲地後,正式宣告牠已滅絕。這種在淡水棲地中生活的海洋哺乳動物,身長可達 2.4公尺、體重 250公斤。牠是近五十年來,受人類活動逼迫而滅絕的第一種大型脊椎動物,也是自西元 1500年以來,從地球消失的第四個哺乳動物演化系。昨日保育人士表示,長江豚滅絕是個「令人震驚的悲劇」,牠的命運並非刻意迫害,而是意外、不經心鑄成的,包括竭澤而漁式的捕魚和頻繁的船運。 1950年代,長江和鄰近河流裡還有數以千計的淡水豚,又名白鱀豚。可是中國工業化後,長江成了船運、捕魚和發電的擁擠經濟動脈,白鱀豚的數量便急遽減少。

※ 本文摘自《世界又熱、又平、又擠》,〈第四章 能源氣候年代的關鍵問題〉,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