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泓名原載於【Mediumedium】,經同意轉載 然而,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一無所有。 這個是一個十分優秀的作品,透析了獄中內容、角度以及不一樣的想像。 從被判刑的那一刻開始,作者蜜雪兒的工作便開始了。做為一位在德州的監獄記者,在書中最訝異的事情其實是來自於,她並非一位特定支持、反對死刑的記者。這個與我長年帶高中生學習辯論的過程,竟某種相似的呼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