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陳泓名
原載於【Mediumedium】,經同意轉載

然而,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一無所有。

這個是一個十分優秀的作品,透析了獄中內容、角度以及不一樣的想像。

從被判刑的那一刻開始,作者蜜雪兒的工作便開始了。做為一位在德州的監獄記者,在書中最訝異的事情其實是來自於,她並非一位特定支持、反對死刑的記者。這個與我長年帶高中生學習辯論的過程,竟某種相似的呼應。

1.死刑存廢──高中生們第一次上台

我高一就開始打辯論。

陸陸續續到了大學,開始回頭教導學弟妹,開始當高中生指導老師。一直到大學畢業才轉交給其他人。我也舉辦過比賽、設定議題,某種層度來說,大部分人對於剛接觸辯論有種錯覺:

這是嘴上的辯論,形而上的。

不,其實不是,實證往往更重要。就跟論文研討一樣。

在讓高中生想像社會議題的時候,時常得要讓他們接受概念前,得要從實證下手。支持死刑,只有應報、以及威嚇的效果嗎?死刑的存在只對被害者有影響嗎?會不會可以保護執法的刑警呢?或是廢除死刑,為什麼調查證據很困難?證明一個人無再教育可能是辦得到的嗎?

通常,漫長的討論後,他們往往會把破碎的概念拼成驚人之語。

「所以他畫國畫代表他可被教化啊,對方辯友。」(此案是劉煥榮先生)

在台下,我都是哈哈苦笑。

他們往往記得畫國畫=好棒棒。然而,更再閱讀資料,聽過演講,查過每一個台灣在審中、已確認冤案的案件裡。更可以知道,事情總是複雜許多。台灣死刑執行順序、監獄環境、取證方式、羈押正當性──

而作者蜜雪兒的書,更將這些論證,展現出更人性化的一面,也推向複雜、難解的議題核心。

被害者家屬觀看執行會感到慰藉嗎?

死囚執行前其實想展現幽默?

為何所有人都用必然如此的方式,看待死刑?

書中將這些案例,用一種綿長、細節風富,卻不失第一手觀察的準確感。把死囚們的個性、想法、舉止,在面對每一個環節如「記者會」、「最後一餐」、「執刑前」,將他們的懊悔、憤怒、無情緒、甚至是幽默。展現的更清楚。

我就像那些高中生,聽著這些我無從得知的內容,更需要吐納──

而作者米雪兒作為引領者,將這些內容,以故事的口吻,緩緩將我們帶入這些生活的中心。工作困難、死囚的調情、面對媒體、自我討厭等等。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看見作者米雪兒確實承受了這些觀看之下,無法處理、解釋的問題。而更加複雜地,將死刑議題拓展更多的討論空間。

2.請看看他們

米雪兒並非沒有立場的人。

相反的,我們在書中更可以看到她時常堅定地表示:「面對A這種狀況,你要支持嗎?那如果是B呢?還是一樣嗎?」「這讓我感到困擾,因為他們抱持著偏見,而且缺乏同理心。」她反覆的詢問 訂站在立場兩端的人:

你們確定要站這麼遠嗎?

因此,對我來說,很慶幸能夠看見這本書。在許多資料、內容裡面將他們合在一起講述。雖然對於需要資料的查找、分類的人,這本不同內容混雜的分類方式(以蜜雪兒本人獨特的章節分類),不是上乘之選。

但是,對於那些認為自己已經透徹理解死刑議題,或是需要補充更多獄中觀點的人,絕對會讓你欲罷不能,並且醍醐灌頂。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