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教人難以忍受的,莫過於我們親密朋友的成功」

文/黛安娜.雷納、史蒂文.杜澤;譯/林金源 我被分等,故我在。 ——卡羅.史純格(Carlo Strenger),《渺小恐懼症》 就記憶所及,喬(化名)一直知道自己將來要當醫生。習醫不只是家族傳統的延續,也體現成功的一切樣貌。她在學校用功讀書,犧牲派對和交男朋友,熬夜準備考試。頂尖的成績確保她進入墨…

其實,我們心裡的「國際觀」是有等級的⋯⋯

文/劉揚銘 對台灣人來說,國際觀是一種「雖然不清楚,總之很重要」的東西,至於它真正的內容是什麼,反而很少人探究。學英文就會有國際觀嗎?出國就是很有國際觀嗎?培養國際觀是為了要競爭力嗎?這篇文章要打破這三大迷思。 如果我說台灣是個「國際觀上癮」的社會,你一定無法否認。我們每天受到「國際觀不足」的精神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