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行遍天下 十多年前回宜蘭務農,成立榖東俱樂部的農夫賴青松與找找私廚的主廚史法蘭從一包紫米戚風蛋糕的米穀粉蹦出一起開店的想法,先攜手在員山開了「穗穗念」,繼休業的美虹廚房後,青松大哥再次實現了一直以來想要讓人多吃一口米的初衷,而穗穗念與其說是餐廳不如說是產地與消費者近身對話的場域,同時也是宜花東食材料理的製作與銷售平台。 完整文章
文/鄭宜農 小時候,過年總讓我覺得陰雨綿綿,因為一定會跟爸媽一起回羅東老家。 羅東小鎮是一個永遠都在下雨的地方。長大以後想起這件事,有時候會開玩笑說我老家在宜蘭,台灣的倫敦。宜蘭當然跟倫敦非常不一樣,雖然我其實沒去過倫敦,只在電影裡、文學裡,後來也在時尚雜誌裡看過。 完整文章
文/工頭堅 在幼年最初的記憶中,有這麼一幅景象:一方連著一方深不見底的水池,池中浮著一根根的巨木;背景遠方天邊是太平洋上捲起的灰色積雲,映射在深綠的池面上,與泡過水的原木色調,組成一張色彩沉靜的水彩畫。 那景象對年幼的我充滿魅惑,總覺得有股說不出的神秘,又夾帶著深刻複雜的情緒——如今的我,名之為鄉愁。直到許多許多年後,在羅東的林業文化園區,才重新找回這睽違近四十年的風景。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