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鍾文音 吃過晚飯後,她套上球鞋,打開老門,沿著老路徑,走到老公園,目光帶著離開前的巡禮懷舊味道。這裡確實什麼都顯老了,少女時期穿過的這座公園現下已經一片荒老光景。 落漆的小鴨小象前是一整排落漆的鐵椅,每張搖晃的鐵椅上都坐著一個靜默的老人,且都是老男人。走近才發現其實有些老婦,短白髮的老婦人因穿著中性,遠看像男人。 完整文章
文/鍾文音 她是我見過最優雅的上了年紀的小販,她仔細地從報紙裡掏出銀壺銀飾玉鐲和幾個碗和銅飾品。 我發現兩個美麗的鑲銀邊的瓷瓶,如此深邃地展現手工情調,從路口灑進來的陽光正在減弱狀態,光陰陰幽地迆迆晃動在她擺的物件上。我蹲下身拿起,把看,老婦抬起頭微笑說我手上拿的很美,我點頭並問著她這些物件從哪裡來的?她怎麼會在這裡擺攤?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