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肉蟻小姐 日子一天天過去,海倫娜漸漸習慣了「加拿大」倉庫的事務──雖然不可免的,她必須眼睜睜看著猶太同伴送入毒氣室,並為此感到罪惡與痛苦。 令海倫娜不自在的是,管理「加拿大」的黨衛軍主管法蘭茲,自從在他面前唱歌的那天起,便經常出現在自己的視野之中。每當聽到軍靴靠近的聲音,她便會心生恐懼;而每當她回過頭,看見那筆挺的身影,跟直直注視自己的藍色雙眼時,一股想尖叫的噁心感,便會湧上胸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