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是一本極美麗的書,但也是一本極恐怖的書」

文/華嚴 六月五日 星期三 梁教授在課堂上談起了獎,「世上沒有一種獎能做到完全公平的地步。」得了獎並不可喜,加添了責任和負擔。「今後你寫的東西要百分之百的好,否則人家便會批評你。」還有,得了獎受人嫉妒,受人嫉妒是禍患的根源。他又以國際聞名的某些得諾貝爾獎的作家作例子,有的據說因為不得獎而思想偏激到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