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華嚴

六月五日 星期三

梁教授在課堂上談起了獎,「世上沒有一種獎能做到完全公平的地步。」得了獎並不可喜,加添了責任和負擔。「今後你寫的東西要百分之百的好,否則人家便會批評你。」還有,得了獎受人嫉妒,受人嫉妒是禍患的根源。他又以國際聞名的某些得諾貝爾獎的作家作例子,有的據說因為不得獎而思想偏激到自殺,有的因為得了獎而遭受精神上的壓迫而不想活。拿選美來作比也是一樣的,「有幸」被選上的人往往因此帶來了不幸。而且,有一天,他們的苦惱比別人大,因為擁有越多的,所失去的也越多。美麗的人一旦失去青春嬌豔,比醜陋的人加倍的不好受。上天賦予人類各種各式的福澤,最後一定一項一項的收回去。人多活一天,必須學會多放走一些所謂屬於「我」的東西。最顯明的一項是時間,一個鐘頭去了少一個鐘頭,有什麼比時間對人的意義更重大?!

「怎麼啦,梁教授近來這麼消極?」

「人每分每秒的失去時間,必須每分每秒的享受和『擁有』才不算白白來到人間一趟呀。」

「梁教授還不算老,怎麼說起老人話來了?」

「他這是酸葡萄心理,國內大獎小獎屁個獎都沒沾到,別論諾貝爾獎了。」

六月六日 星期四

參加了在我們學校舉行的文藝座談會,來了知名作家十來位,一字長列的在上頭坐著,每一個看起來都那麼神氣活現的。

專題討論的是紅樓夢這部小說,一個作家說紅樓夢是一本極美麗的書,但也是一本極恐怖的書,是一座婦女的千人塚,極度的人力浪費。哥兒小姐們走路時要扶著丫環的肩膀,園子裡逛逛都要有個婆子跟著。完全是一群廢物,其中的賈母,他以社會良心來批評,認為她是文學中少有的醜陋人物。(許多同學眼瞪瞪的望著這位作家,許多同學忙著寫筆記。)並不是因為她拆散了寶黛姻緣,而是她飽食終日,無所用心,吃喝玩賭,無一不能。單為她一個人,不僅賠上好幾名丫頭的人力,還賠上王夫人的,鳳姐的和其他諸姊妹的。她那種做法,完全是昏庸奢靡,自甘墮落……等他說完了坐下去,我們報以一陣熱烈的掌聲。

另一位作家說他認為紅樓夢裡面有兩個接近完美的女性:一個是賈母,一個是薛寶琴。(我們的眼睛又都睜得好大。)賈母的性格的美是女性美的極致,她在生活的折磨中鍛練智慧,在不能令人滿意的現實中培養容忍和慈愛,不以憤怒毀壞自己的容貌,不因為生活的艱辛扭曲自己的天性;在她高年的時候,仍然能品嘗人生的樂趣,修到了一團和氣的境界。他又說到薛寶琴,說她是全書裡不論形表、性格,都是最完美的女子。當她登場的時候,作者沒對她眼睛眉毛鼻子嘴的勾畫,是怕把理想的人物變成了古板的形像。至於她的性格,可以說是幾種難能可貴的美質的不平凡的結合凝聚成的光輝。……他說完了,莉安嘆了一口氣,說:「唉,我真傻,我一向還以為紅樓夢裡的林黛玉是個最可愛的人物哩。」又有一個女作家說的是曹雪芹的居心、用意,以及影射和構思。言之鑿鑿,看來她最低限度是曹雪芹肚子裡的蛔蟲轉世投胎的。

老實說,我沒把紅樓夢整本讀完,我是選了看,嚕囌的地方都給跳過去。看到「林黛玉焚稿斷癡情,薛寶釵出閨成大禮」,便沒有再往下看的理由了。媽是紅樓夢迷,看過兩三遍,還不時的拿起書來翻翻讀讀。她喜愛林黛玉,(我也最愛林黛玉)對賈寶玉的多情也很了解。她說曹雪芹是寫情的能手,這是紅樓夢最成功的地方。後來「樹倒猢猻散」,真是人生一場夢,鏡花水月,「色即是空」。爸不喜歡紅樓夢,絕對不看,說它是最敗壞人心,令人頹廢的東西。姊姊不肯把大好光陰花費在讀這類無聊的「雕蟲小技」上。我提「情切切良宵花解語,意綿綿靜日玉生香」那一回好看,她取了書,翻到那一頁,一眼便看到茗煙按著個女孩子在幹那「警幻所訓」的事那一段,皺著眉,說曹雪芹「偷工減料」,沒把兩個人的衣著、情緒和當時的情況好好兒的交代。寶玉跺腳命那丫頭跑,那丫頭就能那樣子的立刻「飛跑了去」?而且,那是什麼時代,那種事可以說「玩」就「玩」咑?「我看,」她很肯定的補一句:「紅樓夢裡面一定還有很多漏洞和不合情理的地方。」

姊姊那老學究最愛以她的精密腦袋和淵博學問對任何事吹毛求疵,我沒把她的話當一回事研究。只是,今天聽了那些名作家對同一本書大相逕庭的批評,心中可真有很深的感觸和感悟哩。

※ 本文摘自《蒂蒂日記》,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