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亦絢 《冬將軍來的夏天》最美的地方,是作者不致力於「深入」──避免深入的意思,絕非不深刻,因為人類對事物或其他人類的理解,是存在「見微知著」的那種能力,小說家的能耐,有點像丟出能不斷起漣漪的小石子 ◎張亦絢(以下簡稱張) 完整文章
文/李崇建 二○一六年開始,我構思著兩本書,關於「對話」與「閱讀」。 在這個資訊充斥、權威解構的年代,我發現甚多人不懂「對話」。無論是父母、教師、職場、銷售員、主管、員工……都需要透過對話聯繫彼此,甚至發展與整合創意,但是對話卻是一件困難的事。 因為成長背景之故,我的性格孤獨,很長一段時間,我不懂得對話,甚至覺得對話很累贅。我不僅疲於跟外人對話,我也不想跟家人對話,因為對話讓我感到痛苦。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