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自漫步時,即便時間不長,都會銳化我們對世界的感受

文/大衛‧勒‧布雷頓;譯/粘耿嘉 在獨自漫步時,即便只是幾個小時的時間,都會銳化我們對於這世界的感受,並使我們的意識與行動獲得自由。此刻,沒有任何事能阻攔我們心緒的奔馳與浪遊。觀看,就只是單純的觀看,一如時間的流動、思維的運作也都只與它自身有關,無涉其他。 因此,一個漫步中的人完全不需要對他人解釋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