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錄整理/洪啟軒 活動開始由木馬文化社長陳蕙慧介紹其好友,也是資深譯者、東美文化執行長的李靜宜。身為朋友,她最好奇李靜宜如何從外交系轉向文學之路?又是為何選擇了珍.奧斯汀(Jane Austen)《傲慢與偏見》? 李靜宜原想選擇《紅樓夢》作為分享書目,但與後續安排撞題,因此重新思考。後來她想起經典《傲慢與偏見》,倘若沒讀過,仍然有諸多影集、電影可以補充收穫,因此決定透過此書來跟讀者分享。 完整文章
文/洪凌(科幻作家,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副教授) 在勒瑰恩打造的「瀚星故事群」(Hainish Tales)[2],不但是她基於對各種外在現實的駁斥與打造一個非西方主導、去帝國的網狀權力構造,亦是包括她在內的「新浪潮」(New Wave)作者群對於二十世紀上半業英語科幻「現狀」(status 完整文章
以《西方正典》這部文學論集,馳名於世的哈羅德·布魯姆,在當代文學理論界有其偌大的重要性。首先他在他的《影響的焦慮》中提出,任何文學家,均負荷著前人對自己影響的焦慮,在此種佛洛伊德之「戀父情結」式的心理掙扎和衝突的情況下,尋求突圍的途徑,並走出自己特色的創作風格!此外,在他的另一部作品《誤讀的地圖》中,他更提出,世上所有偉大的文學創作,均乃是對於前輩作家的一種誤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