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想要死,我想要她活。我們成了深愛彼此的勁敵

文/愛莉絲.歐姬芙;譯/陳佳琳 我在米莉安.泰維茲等待佛利歐文學獎公布的時候見到她,她的小說《親愛的小小憂愁》入圍決選名單。我們都不太指望會得獎(她輕鬆地說:「相信我,我懂。」),果然,當晚不久後獎項頒給了阿克希爾.沙瑪(Akhil Sharma)沉靜又悲慘的《家庭生活》。她的書也入圍了由大藥廠贊助…

當憂傷想要開口吶喊,能不能喊出聲音就是一個難題

文/蔡榮裕(臺灣精神分析學會名譽理事長、松德院區「思想起心理治療中心」心理治療督導) 當憂傷想要開口吶喊,能不能喊出聲音就是一個難題了。照理說這本書只是小說,就只是虛構的啊,卻讓我想要談些很真實的事情,因為書在虛構中道出某些正發生的真實。 這是一個令人傷感的故事,震撼著常人心底難以言說的場域,對於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