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喬治.湯普森、傑里.詹金斯;譯/舒靈  我在高中教的是英文,其中一班級是放牛班,沒人敢告訴我前一任老師曾被毆打流血後,還被丟進他的車裡,也不知道有一名女老師曾被抓著腳踝,倒吊在二樓窗外。 他們是高三生,卻跟大學完全沾不上邊。我以為他們會喜歡真實人生的故事,所以我給每位學生一本關於人類與戰爭的書《上帝是我的副駕駛》(God Is My Co-Pilot)。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