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無名 Doc giai khong ten 翻譯/曉黎 Hieu Le 我只覺得五臟六腑的血液不斷衝向大腦,想忍也無法忍了! 我不能永遠這樣被人侵害! 在臺灣為無情的雇主打工三年後,我興奮地等待回國與家人、愛人團圓的日子。然而,以為十分簡單的事情,卻因命運的殘酷安排,總無法實現。 完整文章
文/張正 據說,當年葡萄牙水手驚豔於台灣之美,以「Formosa(美麗之島)」讚嘆之。二次戰後初至台灣的「外省人」,詩意地以「綠島」形容台灣的花木扶疏處處蒼翠,無奈而後關押政治犯的綠島太出名,就沒有人以「綠島」稱呼台灣了。談起台灣的好,我們常常驕傲地自稱「寶島」,不過有時島上發生了狗屁倒灶的事,我們也毫不客氣地謔稱這裡是「鬼島」。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