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無名 Doc giai khong ten 翻譯/曉黎 Hieu Le 我只覺得五臟六腑的血液不斷衝向大腦,想忍也無法忍了! 我不能永遠這樣被人侵害! 在臺灣為無情的雇主打工三年後,我興奮地等待回國與家人、愛人團圓的日子。然而,以為十分簡單的事情,卻因命運的殘酷安排,總無法實現。 完整文章
文/無名 Doc giai khong ten 翻譯/月吉 Nguyet Cat 老闆娘叫她老公窺看我有沒有偷用熱水洗澡, 老闆則說:「只有阿嬤才可以洗澡,妳是傭人怎麼可以洗澡呢?」 在臺灣漂流是一段漫長的光陰,為了改善生活,我們離開家鄉。即使離別很痛苦,依然選擇忍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