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白白老師 溫庭筠一邊縱情聲色,卻又假裝對榜單毫不在意。他既沒有顏值,又沒有事業,在他厭世的生活中,總在期盼和失望中輪迴。這樣的男人,可能沒有女人會主動看上他,所以他沒事就去喝喝花酒,在青樓得到安慰。 除了愛去青樓,溫庭筠還有一個特點,他的眼白特別白,從很多事蹟上也顯現出他這個人挺白目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