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白白老師

溫庭筠一邊縱情聲色,卻又假裝對榜單毫不在意。他既沒有顏值,又沒有事業,在他厭世的生活中,總在期盼和失望中輪迴。這樣的男人,可能沒有女人會主動看上他,所以他沒事就去喝喝花酒,在青樓得到安慰。

除了愛去青樓,溫庭筠還有一個特點,他的眼白特別白,從很多事蹟上也顯現出他這個人挺白目的。

他的性格放蕩不羈、恃才傲物,所以得罪了不少權貴,而且明明也沒當什麼大官,卻連當朝宰相都能得罪。溫庭筠和當朝宰相令狐綯的兒子令狐滈原本是好友,有錢公子哥的消遣就是沒事泡泡妓院,所以溫庭筠和令狐滈有志一同,沒事就上青樓。雖然不是王公大臣,他仍然時常出入丞相府。

據《北夢瑣言》記載,宰相令狐綯見溫庭筠有才,也還算重視他。但是溫庭筠這個人就是白目,有次令狐綯想討宣宗皇帝歡心,知道宣宗喜歡唱〈菩薩蠻〉,自己又不太會寫,所以找來溫庭筠幫忙,這對溫庭筠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當場便寫了幾首交差。我們便來看一首他所寫的〈菩薩蠻〉代表作:

小山重疊金明滅,鬢雲欲度香腮雪。懶起畫蛾眉,弄妝梳洗遲。
照花前後鏡,花面交相映。新帖繡羅襦,雙雙金鷓鴣。
──〈菩薩蠻〉

這闋詞描繪女子的妝容還有梳妝的動作,「懶起畫蛾眉,弄妝梳洗遲。」描寫女子懶洋洋地梳妝,女為悅己者容,但是詞中的女主人翁對於妝容打扮沒太大的興致,暗示她的愛人不在身邊,即使打扮也沒人欣賞。她又對著鏡子梳妝,更是寂寞無人問。最悲慘的是最後的鏡頭竟然聚焦在雙雙金鷓鴣,更襯托出女子孤身一人的淒涼。這首詞作不論是女子的打扮、閨房環境、動作神態都描寫得相當精細。
溫庭筠的〈菩薩蠻〉果然寫得很好,令狐綯交代他千萬別透露詞作是代筆。但溫庭筠可能是無法忍受丞相把自己的作品據為己有,所以逢人就講,四處宣揚,搞得人盡皆知,這當然讓令狐綯心生不滿。

得罪丞相還不只有這件事,有一次,令狐綯向溫庭筠請教典故出處,一般人如果遇到長官或是長輩詢問事情,就算心想「這什麼愚蠢的問題」,也不會表現出來,畢竟不得罪長官,才能討口飯吃。不過溫庭筠絕非普通人,他是眼睛很白的才子。溫庭筠倒抽一口氣,用一副非常驕傲的嘴臉,鄙視地回應令狐綯:「這典故出自《莊子》啊,《莊子》這麼常見的書,你怎麼沒讀過?相國你除了治國之外,有空也該多讀點書呀!」可想而知,令狐綯被這番話羞辱以後,往後連正眼都不想再看到他。

得罪了當朝丞相,溫庭筠從此無法在科舉考試制度中有所發揮。後來他離開丞相府,發憤圖強,努力準備考試,仍然屢試不第。

考場第一槍手

在考試中次次落榜、屢戰屢敗,溫庭筠的頭上又多長了幾根白髮,中年的他依舊一無所成,他對科舉考試有著滿滿的怨念,打算靠著幫人作弊出一口惡氣,還能順便賺點外快,於是他下定決心轉換跑道,成為「考場第一槍手」。他助人作弊的功力接近神乎其技,令人嘆為觀止。

有一部泰國電影《模犯生》,影片裡的男女主角都是學霸,他們聯手在國際升學考試中幫助其他考生作弊以收取高額金錢。影片裡的男女主角展現了過人的智商,運用時差、科技各種方式來助人作弊,如果你看過這部影片應該會覺得過於誇張,實際上溫庭筠也是這麼厲害的槍手!

有一次,考官知道溫庭筠常常幫助考生作弊,所以故意把他的座位安排在最前面好監視,考官心裡暗自得意,這回溫庭筠不可能再發揮槍手的功能了吧!後來溫庭筠在那場考試中速速交卷,還在考卷上洋洋灑灑地寫下眾多字數,考官又想:「這次你肯定幫不了任何人。」沒想到過幾天有人問起溫庭筠:「這次有沒有順利幫人作弊呀?」溫庭筠長嘆一聲:「唉!太可惜了!這次考官緊盯著我,我居然只幫了八個人呀!」

在如此嚴密監視的考場中,溫庭筠依舊幫助了八名考生作弊。別以為這只是件軼事,此事明確記錄於《新唐書》中,「第一槍手」的作弊功夫絕非常人可以揣測。
溫庭筠年年參加科考,賭氣幫助許多人作弊,但是自己卻還是考不上科舉。除了繼續流連青樓之外,生活中似乎看不到任何希望,幸好,此時終於稍微出現了一道希望的曙光……


※ 本文摘自 《逆襲的詞人》,原篇名為〈沒顏值、沒事業,但很會描寫正妹的廢柴文人——溫庭筠〉,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