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莎拉潔妮.布雷克摩爾 多數人都聽過左腦/右腦的觀念。也許他們被告知他們是「左腦人」,應該要「多使用右腦」。這個觀念已經成為日常用語,滲透至每所學校,也被用來當作是科學理論的基礎,比如說,關於腦中的不同性別。但是這個觀念在生理學上根本一點意義也沒有。 完整文章
文/海倫.費雪 「如果觀念一開始不荒謬,那這個觀念就毫無希望可言。」愛因斯坦這麼說。我想要擴展上癮的定義,並且讓認為所有上癮都是病理且有害的科學觀念消失。 50 多年前,正式診斷開始時,對賭博、食物和性(也被稱為非物質獎賞[non-substance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