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海倫.費雪

「如果觀念一開始不荒謬,那這個觀念就毫無希望可言。」愛因斯坦這麼說。我想要擴展上癮的定義,並且讓認為所有上癮都是病理且有害的科學觀念消失。

50 多年前,正式診斷開始時,對賭博、食物和性(也被稱為非物質獎賞[non-substance rewards])的強迫追求都沒有被認為是上癮。只有對酒精、鴉片、古柯鹼、安非他命、大麻、海洛因和尼古丁的濫用才被正式認為是上癮。這樣的分類很大一部分是因為毒品活化腦中與渴望和著迷相關的基本「獎賞路徑」(reward pathway),並且製造病理行為。精神科醫生在這樣的精神病理學世界裡工作,是個不正常且讓你生病的世界。

身為一個人類學家,我認為他們因此觀點而受限。科學家現在已經證明食物、性和賭博的強迫行為運用了很多相似於毒品濫用所活化的腦中路徑。2013 年版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終於承認至少一種非毒品濫用,比如賭博,可以被認為是一種上癮。性濫用和食物濫用還沒有被包括。浪漫愛也還沒有。我要提出愛上癮,就其行為模式和腦機制而言,和其他任何上癮都是一樣真實的。再者,這通常是正面的上癮。

科學家和外行人早就認為浪漫愛是超自然的一部分,或是 12 世紀法國吟唱詩人的社會發明。證據卻不支持這些概念。情歌、詩、故事、歌劇、芭蕾、小說、迷思和傳說、愛情魔術、愛情咒語、為愛自殺和殺人,數千年來,浪漫愛的證據在 200 多個社會中被發現。在世界各地,男男女女渴望愛情,並為愛而死。人類浪漫的愛,也被稱為熱情的愛或「戀愛」,常常被認為是人類的普遍現象。

再說,被愛沖昏頭的男女有著所有基本的上癮症狀。首先,情人單單只專注在他/她選擇的毒藥,也就是愛的對象。情人會著迷地想著他或她(侵入性思維),並且常常強迫性地打電話、寫信或保持聯絡。這樣的感受裡最重要的是贏取心上人那股強烈的動機,和毒品濫用者對毒品的迷戀並無不同。熱情如火的情人扭曲事實、改變他們的優先順序和日常習慣以配合愛人、經歷個性的改變(情感障礙[Affect disturbance]),有時候還會做一些不適當或危險的事來打動這位特別的人。很多人都願意為「他」或「她」犧牲,甚至放棄生命。情人渴望和心上人有情感和身體上的結合(依賴)。就像上癮者在拿不到毒品時痛苦不堪,情人和心上人分開時也同樣痛不欲生(分離焦慮)。災難和社會阻礙更是助長了這樣的渴望(挫折的吸引力[frustration attraction ])。

事實上,被愛沖昏頭的情人都顯露了四種上癮的基本特徵:渴求(craving)、耐受(tolerance)、戒斷(withdrawal)、復發(relapse)。

他們和愛人在一起的時候,感受到「大量的」愉悅(中毒)。當他們的耐受增加,他們追求和愛人有更多互動(強化)。如果愛上的對象終結這段關係,情人經歷毒品戒斷的徵兆,包括抗議、大哭、無力、焦慮、失眠或嗜睡、沒有胃口或是大吃、易怒或是孤單。情人就像上癮者一樣,常常十分極端,有時候為了贏回心上人的心,會做出丟臉或是危險的事。情人也像毒品上癮者一樣復吸。在關係結束很久以後,和拋棄他們的負心人有關的事件、人、地方或是任何外在信號,都會刺激記憶並產生新的渴求。

在眾多認為浪漫的愛是一種上癮的證據中,或許沒有比漸增的神經科學數據更令人信服的證據。使用功能性磁共振造影,幾位科學家已經證明浪漫愛的強烈感覺使用腦的「獎賞系統」區域:特別是和能量、專注、動機、喜悅、絕望和渴求相關的多巴胺路徑,包括和毒品(非毒品)上癮相關的主要區域。事實上,我和我的同事露西.布朗(Lucy Brown)、阿瑟.亞倫(Art Aron)和碧安卡.亞賽維多(Bianca Acevedo)在被拒絕情人腦中的依核(nucleus accumbens,以及所有上癮相關的核心腦工廠)中的發現活動。另外,有些我們最新的研究結果顯示,在瘋狂又幸福相愛的情侶中,依核活動和浪漫熱情感覺之間是有關聯。

諾貝爾獎得主埃里克.坎德爾(Eric Kandel)認為,腦部研究「將會為我們帶來以人類而言,我們究竟是誰的新見解。」理解了我們現在對腦所知的事,我的腦部掃描同事布朗認為浪漫的愛是自然的上癮。

我們愈快接受腦科學告訴我們的事,並且使用這項資訊來改良上癮的概念,就更能了解我們自己,以及更了解在這星球上沉迷於喜悅,並和此深深有力、自然以及通常是正面的上癮—浪漫愛,所帶來的遺憾奮鬥的數十億人。

※ 本文摘自《這個觀念該淘汰了》,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