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索非亞 一九七九年的夏天我足月順產,在醫院檢查時並沒有任何生理上的異狀,後來聽我爸說起來還挺有喜感的,因為醫生太晚來產房,只花了五分鐘就來到這花花世界,醫生一轉頭才發現來不及叫爸爸出產房,大喊:「你在這裡做什麼?」爸爸很無辜地說:「我也不知道啊?沒有人叫我出去啊!」 完整文章
施寄青最後手稿《夢迴南詔》08/26 正式出版! 過去我曾和紫靈合作,替一百一十個人看前世今生,當然肥水不落外人田,我一定先找我的學生和兒子們當白老鼠,他們的前世故事都記錄在我學生為我架設的○○七網站上。後集結成書,書名為《當頭棒喝》、《續‧當頭棒喝》。 父母是自己選的? 完整文章
施寄青最後手稿《夢迴南詔》08/26 正式出版! 有一天,我和采子及一群親友們在台北光點聚會聊天。談到高靈和通靈人之間的關係時,我以我過往的經驗做出了這樣的觀察。我說:「高靈不會讓代言的人餓死,也不會飽死,有吃有喝,偶爾出國旅遊,不會貧困潦倒,更不可能大富大貴……」完整文章
※施寄青最後手稿《夢迴南詔》,2015/08/19 預購、08/26 正式出版! 初識這些通靈人,對他們能看出你的疾病,說到你的過去、預測未來,雖不是百分之百神準,竟也八九不離十,讓我印象深刻,也引發我的好奇心,想一探究竟。 被紫靈喚醒的大學時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