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ROY LUO 一位年輕的警察於執勤中被殺身亡,全國一片譁然,不意外地,殺警唯一死刑再度被提出,如同之前也有過的:虐殺孩童唯一死刑、酒駕唯一死刑…如出一轍。 人有多少創意,就有多少種致人於死的方式。生活環境的變遷、社會成就的懸殊、各種壓力的毫無出口…導致兇案越來越殘暴,越來越令人髮指,還記得2018年夏天的一連串驚悚兇案?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