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 / ROY LUO

一位年輕的警察於執勤中被殺身亡,全國一片譁然,不意外地,殺警唯一死刑再度被提出,如同之前也有過的:虐殺孩童唯一死刑、酒駕唯一死刑…如出一轍。

人有多少創意,就有多少種致人於死的方式。生活環境的變遷、社會成就的懸殊、各種壓力的毫無出口…導致兇案越來越殘暴,越來越令人髮指,還記得2018年夏天的一連串驚悚兇案?

死刑好用,不用嗎?不想看到的人,覺得不再有教化可能的人,開個兩槍,就可以把這些人與他們做過的事,相關的種種拋到腦後。但,真的拋開了嗎?我們的社會真正拋下過比較近期的鄭捷、或比較早期的陳進興?我們的社會真正變得更好了嗎?我們找出這些人犯罪的原因,與防治的方法了嗎?還是我們把那些被害人當成沒有回頭的兔子,生存的兔子從來不討論消失的兔子們去哪了?

每當社會屢屢出現重大刑案時,亂世用重典的聲音便此起彼落。看著那些可怕的刑案,不由得也悲傷、氣憤、感慨不已,進而認同:反廢死、廢死聯盟請把死刑犯帶回家自己養…。而絕多數的人們都以為,除了新聞報章外,一般生活著的人們與死刑其實非常遠。反諷的又是,當我們覺得很遠、可以小確幸的活著時,小燈泡的不幸又時刻提醒我們,其實死亡離我們的距離,可能只是擦肩。

曾經我也以為殺人與絕大多數犯罪不同,沒有人有權利剝奪別人的生命,也因此,殺人者人得誅之。沒有想過在地球的另一端,竟然有一個地方如此頻繁地執行死刑,並且產生出相關的上中下游一連串產業與特殊職業。見證死刑成為一種職業,而作者親眼見證了將近三百場死刑的執行。亦即有將近三百條生命在他眼前消逝,而他不能帶有情感,這必須是一場被記錄下來的報導或官方記載。久而久之,作者與其中幾位死刑犯成為朋友,思索著若有機會,這些人可能不會再犯相同的錯誤,但醒悟已經太遲,司法系統判決他們不該再有一次機會…。

台灣,從沒有用執行者角度、相關從業人員的角度來探討過死刑。死刑是刑法法定刑的一種,最嚴厲的一種刑罰,從來都環繞著神秘、幽暗、冤情、報復…種種不同的面紗,端看社會現在需要哪一種來決定。

不可否認,正義需要某種程度地被實現,否則社會有崩解的可能,當人們不再信賴司法或其配套措施時,崩裂的社會將演變成更可怕的結果。17歲少年的一次酒後,沒有前科女性的一次濫用藥物後,奪走了他人的生命,這樣的錯誤,要用甚麼來還?倘若人命必須等價,殺一償一,非常清楚,那試問,哪個系統能殺死連續殺人魔等價的生命數?生命不是電玩,無法GAME OVER後重來。

這本書,提供了全新的視角,伴隨著作者的職業生涯的轉變,透過他與賴瑞的眼光,帶著我們共同經歷死刑犯最後一段歲月,無論那是真實、人性或謊言的最後一段時光。無論閱讀者贊成或不贊成死刑,只要這古老的刑罰仍然存在且執行的一日,就無法略過不讀此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