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金璽別 第一次碰到堆了這麼多東西的屋子。雖然清理過好幾個垃圾堆積如山的現場,但這次堆的不是垃圾,而是新物品。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陳列櫃裡成排的各式洋酒瓶,我心想這應該是一位品酒專家。不過屋裡沒有看到喝完的空瓶子,洋酒瓶當中沒有半個是開過瓶的。 完整文章
文/金璽別 到死之前都還在為生活孤軍奮鬥的年輕人,他們最後一刻停留的地方多半是一個稱為「小套房」或「K書房」的小隔間裡。 這次的現場也是小套房。那一層住了很多人,屋主拜託我們清理時能安靜一點。他擔心會引起抱怨,所以顯得戰戰兢兢。因為消息一旦傳開,他就很難再找到願意入住的房客。對屋主來說,最害怕的就是這種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