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淑君 我的國語一向字正腔圓,高中以後總被理所當然地認為是外省家庭。我們這一代的孩子,大多生活在三代同堂的家庭裡,從小和家人講台語,阿公阿嬤會說一點日文跟台語,爸媽接收的教育是外省人教的各種腔調國語,處在與自身母語青黃不接的狀態,形成有趣的「台灣國語」文化。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