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家想得濃烈時,金瓜炒米粉是差點落淚的慰藉

文/蔡淑君 想家想得濃烈時,通常會找食物慰藉。一個下雨的傍晚,極想吃「金瓜炒米粉」,去了離台南住家五分鐘車程的澎湖海鮮餐廳,上桌一看,果真是熟悉的金瓜絲米粉,配上翠綠綴白的「海菜狗母魚丸湯」,眼淚差點滾出來。 「金瓜(南瓜)」收成的季節,總是一顆一顆擺在廚房地上,誰來了,阿嬤就會吩咐一聲:「去灶腳拿…

澎湖人自然說出口的一句話:「怹台灣,咱澎湖」

文/蔡淑君 最近在網路上看到澎湖人總愛把「你們台灣人」掛嘴上,引起聽者情緒上的不快,認為太愛劃分「台灣」與「澎湖」。經過眾人一番解釋後,才理解這是一個慣性說法。我想起研究所口試時,回答台灣文化相關的題目,很年輕的自己說到:「台灣由各種殖民文化堆疊,沒有屬於自己的文化……」面試老師忽然插斷話,問了一句…

國中後,「請說國語」的政令鬆了,而我卻離台語越遠

文/蔡淑君 我的國語一向字正腔圓,高中以後總被理所當然地認為是外省家庭。我們這一代的孩子,大多生活在三代同堂的家庭裡,從小和家人講台語,阿公阿嬤會說一點日文跟台語,爸媽接收的教育是外省人教的各種腔調國語,處在與自身母語青黃不接的狀態,形成有趣的「台灣國語」文化。 這種「台灣國語」,不太會主動教導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