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戈登.李文斯頓;譯/吳宜蓁 人們常常會把想法、願望和意圖,跟實際的改變搞混。 懺悔自白對靈魂或許有益,但除非我們同時改變行為,否則一切只是空口說白話。 當我們提到失去自由,很少會想到是自己替人生設下了許多限制。所有害怕嘗試的一切,所有沒有實現的夢想,都局限了自己現在以及未來可能的模樣。 是什麼,阻止了我們去做那些可能讓自己開心的事?通常都是恐懼和它的近親──焦慮。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