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薇晨 常聽留學的朋友們訴說獨居的孤寂,三日入廚下,自炊自食,總是在餐桌上最感到無靠。為此有的朋友與同學組成週末早餐互助會,成員依序輪流開伙,其餘的大家則串串門子,又吃喝又開下次聚會的菜單,一小時內解散。 完整文章
文/林薇晨 過了某個年紀之後,我開始會為咖啡因而失眠了。從前午後喝茶喝咖啡都沒問題的,現在單是茶味稍濃的泰式奶茶,也可能是夜裡輾轉反側的因素。當然,只要在睡前留給咖啡因足夠的半衰期,也並不是不能攝取。或許人過了某個歲數之後,每日惺忪睜眼,心心念念的便無非代謝事宜,無論代謝的是咖啡因或快樂或焦慮或其他的什麼。 完整文章
文/林薇晨 大學四年級下學期,我的課全是日文輔系的課。每個星期五門:作文課,聽力課,會話課,兩門文法課。事實上,這些課都是同一種課,因為文法課總要嘗試寫東西,會話課不可能避免聆聽,聽力課必須瞭解題目欲考的文法,而作文課也有辯論會之類的活動。我日復一日演練異國的句型,在許許多多夜晚獨自播放著錄音帶,想像自己某天也會在東京的櫻花樹下野餐。櫻花的粉紅花瓣徐徐凋謝,因為春季已經開始很久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