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是失敗的專家,而小說本身就是關於失敗的故事

文/金英夏;譯/陳思瑋 我父親生於貧困農村,以自學的方式讀到高中夜間部畢業,以士兵身分入伍,以幹部預備生身分成為軍官。不當預備生後,我寄居在社團辦公室,我父親想見到兒子大學畢業、擔任軍官,所以他到辦公室來說服我,說:「這是爸爸最後的願望,只要當上軍官就好,以後我別無所求。」無法遂父親所願雖然很抱歉,…

想哭的時候,我就剝大蒜

文/姜泰植;譯/胡椒筒 想哭的時候,我就剝大蒜。 紅水盆裡裝滿了大蒜。提前一個小時把大蒜泡在接滿水的水盆裡,很快就能看到那些飄起來的蒜皮。我坐在地板上,看著這盆大蒜。為了保護皮膚,老手都會戴上橡膠手套,但我是前天才入行的新手,戴手套只會影響作業速度。況且作業速度直接影響收入,所以我只好徒手剝大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