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郭佩宜 許多科學研究指出,全球進入了極端氣候──夏天的熱浪更熱,冬季的暴風雪更猛,颱風規模升級,降雨兩極化,整年份的雨量在幾天內落下造成水災,另一季卻久旱無甘霖。 面對災難時如果只停留在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將陷入惡性循環。其實每一次災難,都只是一個徵兆,提醒我們有那些沉痾需要處理。而災難也是一面照妖鏡,照出社會結構的緊張與不平等,彰顯不同文化的模式,也反景出歷史的記憶與層疊的連帶。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