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飲馬人 孫子拿剪刀刺殺阿公的事,很快就在這個小地方傳了開,甚至驚動記者和警察找上門,然後透過巷口的監視器,錄下李淳一在行兇後跑向馬路的畫面。他們跟著畫面找,最後在統聯客運站找到李淳一的書包,問了售票人員,只說這個國中生買了一張去台北的單程票。 後來警方在李淳一的書包找到了一張紙條,上面有一組手機號碼,打過去時是一個男子的聲音。 「喂,你是這支手機號碼的用戶嗎?」警方問。 完整文章
文/華文恐怖小說家 路邊攤 雖然飲馬人寫的不是武俠小說,但是他對我而言,是跟金庸大師一樣的作家。 看金庸大師筆下的令狐沖用獨孤九劍破各種兵器的招式、雪山飛狐中胡家刀法與苗家劍法之間的招式較量,各派內功心法的口訣等等……….都讓讀者不禁懷疑,或許金庸大師本身也會這些武功,所以才寫得出如此精彩的故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