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曾文誠 台北馬之後,我陸續跑了幾場全馬,不算是跑得很勤的人,就找些有特色的馬拉松去報名,其中比較值得一提的是東京馬,還有北韓平壤馬。 很慶幸自己在武漢肺炎疫情發生之前就去了這兩個地方,這也告訴我們做事都要即時的道理,你永遠無法預期未來會如何。到東京跑馬拉松似乎是每個跑者的夢想之一,我不曾想過去挑戰什麼「世界六大馬」的,但東京就在台灣不遠處,加上之前 FOX 體育台同事 Allen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