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from Flickr by Meritxell Garcia 文/周貞利 二○○五年十月 一轉眼,爸媽來台北跟我同住也有兩、三個月了,適應的情況非常好,令我十分欣慰。爸爸的病況大致還好,白天相對穩定些。有時叔叔們來看他,甚至還懷疑醫生的診斷,他們認為爸只是記憶力衰退而已,沒有理由相信一個好端端的人,五年後會成為靠鼻胃管進食,長期臥床,命在旦夕的植物人。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