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軒 學長太太一進來,就焦慮地握住學長的手,憂心的問:「親愛的,你還好嗎?」 「有學弟照顧,我一切還好,不用擔心。可是我想以肝膽專業醫師的身分,告訴妳,我這次時間到了,我準備要下車了。肝癌部分就治療到這裡,已經足夠了。」 學長一邊說,一邊拿著我剛才給他的 DNR 同意書,對太太說:「我是醫師,在生命的最後,我希望不要讓自己痛苦、難過,這是我下車前的准許證,也希望妳同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