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吳惠林 一段不短時間以來,幾個疑問一直在腦海中盤旋: 現代社會是進步還是退步? 短期重要還是長期重要? 直接效果重要還是間接效果重要? 政府真是「必要之惡」嗎? 法律是保護個人還是戕害個人的工具? 當代經濟學是否已失去其本質?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