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海倫.羅素;譯╱羅亞琪 一個巨大的廣告看板寫著:「歡迎來到全世界最快樂的國家!」宣傳的是丹麥最有名的啤酒。我心想:「是喔,我們走著瞧。」 我們誰也不認識、不會說丹麥語,又沒地方可住。原本開開心心、打賭要在「新的一年蛻變成新的自己」,現在只覺得:「靠,這下是玩真的!」出發前兩天的冗長歡送派對和送別午餐所造成的宿醉,不僅無濟於事,反而雪上加霜。 完整文章
文╱海倫.羅素;譯╱羅亞琪 增加幾千大卡的熱量後,我們帶著圓滾滾的肚子離開麵包店去和居留仲介碰面。她是一名身材苗條的女子,染成金黃色的頭髮綁成典型的北歐丸子頭,身穿黑色皮夾克、外搭厚重的鵝絨上衣,以及一件看起來很容易著火的長褲。她安排了幾個會面,讓我們看看丹麥的房子。 完整文章